失与得语录 > 爱情语录 >

 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

2021-02-04 15:16| 点击:
  十月,熟透的季节。子夜的风并不温和,阵阵凉意从窗外灌入。
 
  烽心中的烦闷在一支画笔尖上游走……
 
  莫名的怒火像是一根导火线,点燃了他的眼睛,烧红了胸膛。
 
  新教徒的姐姐,佛系的妻子,在各自的信仰中崇拜,她们看世界的眼中都是羔羊与玫瑰。
 
  烽不懂她们的热爱,不懂她们微笑的时候眼中怎么会有水波荡漾。烽认为自己是铁骨铮铮的男人,生活中的零零碎碎越来越让他无所适从。
 
  七年之痒,痒在心头,烽厌倦了妻子小嫚的不修边幅。在家里,她永远都是那件洗得发白的睡裙,松松垮垮,极像她此时的身体。
 
  咕嘟、咕嘟地喝水声打乱了烽思绪的章节,“都几点了,你还不睡觉,明天不上班啊!”。小嫚惺忪的眼睛看向写字台前的烽。“你睡你的,别管我!”烽不屑地说。
 
  烽把画了一半的涂鸦收进抽屉里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,只是心烦的时候,画点东西来排解焦虑。
 
  接到新项目的时候,烽的眼中闪闪发光,他天生就是做景观设计师的料。一抹笑勾勒着他棱角分明的唇,坚毅的下巴通常是他思考时的依托。
 
  眼睛在电脑画面中游走,一些新的灵感油然而生。烽嘴里嘀咕着:“古镇嘛!必须要有民族风,房间里还可以摆放一些新奇有特色的墙饰和手伴,既营造了家的温馨,也能塑造出不一样的视野。”他的思绪犹如架上了翅膀……
 
  烽吃着自带的午餐,眼睛游离在手机屏幕上,同城的她此时也在吃午餐。对话框里的文字一行行跳出来,这是烽的兴奋点。他喜欢她,喜欢她跳跃的思维,喜欢她与众不同的性格,喜欢她的样子,媚中带冷,她身上有一种不寻常的香气,清冽、迷人,类似某朵冬日玫瑰。她很有思想,快乐又忧伤,知性中掺杂理性,偏执又极具灵性,很像是另一个自己,遥远又亲近。
 
  他们的遇见纯属偶然,就像上天特意的安排。一曲云中漫步,跳近了彼此的距离。那天的舞会其实烽不打算去的,由于和小嫚拌了几句嘴,正在郁闷的他接到了发小强子的电话,于是,就出来散散心。
 
  触到她手的那一刻,有强烈的好感划过心扉,他尽量矜持着,毕竟,他们还不认识。
 
  “你的名字很阳刚,火字旁的烽,我叫馨儿。”烽看到她的笑很特别,眼中泛着蓝色的波光。有那么一秒钟,他想到了小嫚,她笑的时候,眼中的波光是无色的,而烽一直喜欢蓝色,冥冥之中,缘分让他遇到了她。
 
  他们都很忙碌,时常用微信交流,隔着屏幕的两个人,心,越来越近。
 
  馨儿和他谈论的话题真像是一个新世界的窗口,让烽感受到了自己生活之外的乐趣。从足球到篮球,从音乐到金融,从街头艺术到流浪汉的追求……他的大脑受到了冲击,愉悦的那种,信息量好大呀!,他真佩服馨儿懂的那么多。
 
  连续的加班让烽体力不支。深夜,回到家中本想好好歇会儿,小嫚絮叨着甜甜的托费又涨了,说着现在的幼儿园真黑……
 
  烽不耐烦地说:“再涨,也得让咱孩子上,你带好她,挣钱有我呢,只是你不要烦我就好,好累!让我歇会。”说完,他倒头就睡着了。
 
  小嫚很委屈,不相信自己的老公怎么变成现在的模样。她知道家里的开销很大,也心疼整日劳累的老公,可是,她不应该这样对自己。
 
  泪水默默地滑过小嫚憔悴的脸庞,她轻轻地帮烽盖好被子,蹑手蹑脚地走向女儿的房间。
 
  春节的时候,烽的弟弟一家从上海回来过年,除夕夜,本是阖家欢乐的日子,哥俩却因琐事大吵了一架。烽的母亲觉得烽做的不对,说他了几句,烽一气之下带着小嫚和甜甜离开了父母家。此后的半年内,烽没有回过父母家。
 
  九月的一个傍晚,烽约馨儿吃饭。城南小酒馆橘色的灯光下,馨儿美极了!
 
  很久不见,烽有一肚子话想说给她听。馨儿时不时地点点头,送上心疼安慰的表情,劝着烽少喝点。
 
  面对面的两人,眼神在酒中发酵,相互看到了彼此眼中朦胧的自己。馨儿温柔得似一汪水,声线柔进了烽的心中,他忍不住坐过来,抱着她狠狠地吻下去……
 
  “我们去开个房间吧。”烽在馨儿的耳畔低语,馨儿猛然清醒过来,挣脱他,“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家了,不然,我妈会骂死我的。”
 
  看着馨儿坚定的神情,烽似乎想起了什么。目送馨儿上了的士,看着车渐渐消失在夜幕中,烽怅然若失,同时,又有些说不出的轻松。矛盾,本就是他的属性。
 
  工作依然忙碌,说明公司的效益好,能多挣点钱像是烽唯一的信仰。车贷、房贷,女儿上幼儿园,以后还要上学,这都需要很多的钱,妻子又没有什么技能,就算是工作,也挣不了多少钱,她在家带孩子,烽很安心。
 
  烽时常会想到馨儿,她就像是自己人生天空里的一道彩虹,美好、甜蜜,却又抓不住。
 
 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四维图正在忙碌的烽,突然接到小嫚的电话,说婆婆摔了一跤,住院了。
 
  心如刀绞的烽连忙请了假,匆匆赶到了医院。看着母亲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他拉住她的手说“妈,你没事吧,吓死我了!”母亲流着泪笑了。“烽儿,你还认你妈呀!半年多都不回来看看我和你爸,我们死了,你都不知道。”烽的母亲一阵抽泣,引得在旁的孙女甜甜哇哇大哭。
 
  烽得知母亲并无大碍,心里稍安,大夫说,就是老人的血压猛然增高,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。
 
  时间又来到了春节,烽和弟弟和解了,血脉这条河,本应该是相连的。烽的母亲看着老伴,会心地点点头,笑声荡漾在温暖的房间里。
 
  四月,馨儿发来了信息:“烽,我结婚了。”“恭喜!恭喜!祝你们幸福!”。
 
  五月是火红的,烽,升职加薪了,他给女儿和妻子买了礼物,给爸妈买了营养品。
 
  十点的夜,杯子里的猩红色,小嫚穿上烽买的睡裙来到客厅。烽的嗅觉被巨大的芬芳吸引着,他扑上去,醉在了无尽的花香里……

热门语录

推荐语录